官桥资讯网

《遂宁县志校注》破译千年“密码”

◎全媒体记者胡蓉

4月23日,世界阅读日 遂宁中心商业区的百富广场挤满了来买书读书的人,推动了“在遂宁读书,享受自由阅读”的活动

数百米外的遂宁市委党校4楼教室里,空气氛也很活跃:上午10点,遂宁市档案馆、博物馆、图书馆联合出版的《遂宁县志校注》新书发布会正式举行。

这套书历时六年,包括康熙、甘龙、光绪和民国五版的八部地方志。它完整地记录了民国前几千年遂宁的历史演变和地方特色。这可以说是遂宁建市以来第一套相对完整的“地方百科全书”。

完成缺失的版本

完成近400年的地方志空怀特

编年史 作为记录历史、地理、风俗、人物、文化、教育、产品等的专门书籍。在一定范围内,它被誉为“地方百科全书”,是传承语境的重要载体。

然而,遂宁的编年史是不完整的

自东汉以来,绥宁已经是德阳县的故乡1800多年了。它在历史上被称为“东川聚义”,由县、州和政府管理。 《遂宁县志》有7个版本,可以追溯到明朝嘉靖年间遂宁市建立后新修订的“1992年版”。 嘉靖书能被战争毁掉,现存于世界上第一部县志,当数《康熙二十九年本》,它是由遂宁历史名人、清雍正大学张鹏编纂的

不幸的是,这不仅仅是嘉靖版本的消失 2010年以前,遂宁市档案局馆藏只有三种遂宁旧县志,即甘龙52年、光绪3年、民国18年,1992年版的新县志。 在北京和上海寻找相关单位后,12年没有康乾版本了。

直到2012年,前档案员杨诗鸿参加了中央党校的培训,带着试一试的态度去了国家图书馆古籍博物馆,他才偶然得知康熙和甘龙12年遂宁县志的存在。 杨诗鸿欣喜若狂,立即要求回复。

美中不足的是,藏文版中有一些缺字、缺页、字迹模糊,12年来八卷《甘龙县志》中仍有第七卷(寺庙)和第八卷(艺术)。 在过去的几年里,在古籍的网上商店里没有发现康熙的书,甘龙12年的版本与国家图书馆的版本相同

为了抢救和保存珍贵文献,传承历史文化,服务学术研究,遂宁市档案局自2014年开始邀请古籍编辑对历代《遂宁县志》进行标点、校对和注释工作。

经过艰苦努力,巴蜀图书公司于2019年出版了《遂宁县志校注》套图书,即康熙29年版、甘龙12年版、甘龙52年版(上下)、光绪5年版(上下)、民国18年版(上下) 这标志着历时近400年的地方志抢救工作的结束。

5旧记录需要5年时间

专家们夜以继日地仔细校对和注释它们。

早饭后,87岁的遂宁中学老师宋国祥坐在桌旁,开始了一天的县志校对工作。 老式的桌子和脚,密密麻麻地分布着各种获取信息的途径 这时,他有点头脑也不想分散开来 为了不打扰学校的思想,宋国祥最喜欢的手工切圆坚果也在这个家里“消失”了5年。

相反,夜幕降临时,成都独立学者谢天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他已经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灯下,他拿着遂宁县志,仔细检查和整理。 有疑问,他拿起笔一个接一个地记录,准备第二天去省图书馆查看资料 因为他经常跑去图书馆,他的鞋子成了家里跑得最快的。

胡传怀,曾参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两个项目,先后发表《张问陶年谱》 《遂宁历史名人研究》等专着;四川省古文协会会员程沈婧出版了10多部专着,其中包括《明代蜀中望族:蓬溪席家》 《船山诗草全注》,他的许多成就获得了省、市两级奖励。遂宁诗歌会副会长宋一龙毕业于古典文学研究生班,担任校本教材《黄峨作品注评》(人民日报出版社)副主任,多副对联在全国征文比赛中获奖.

整理和注释地方志并不容易。它不仅需要广阔的学术视野,还需要深厚的书面基础和对当地历史的熟悉。 经过多次调查,市档案局邀请了宋国祥、胡传怀、成沈婧、谢天、宋易蓉等来自成穗和成都的人开始《芳华颂》的标点、校对和注释工作,这项工作已经持续了五年,并经过了深思熟虑和夜以继日的工作。

在学校工作人员的笔下,一个连接古今的“只是参观”正在慢慢展开.

勘误表和注释

《遂宁县志》继承了曾经获得“遂宁文人家”称号的遂宁千年背景

王,花300元从孔子的旧书网上购买了一份12年的甘龙影印本 最初打算作为历史参考,我在收到这本书后放弃了这个想法。没有任何句子或注释。读一篇文章花费了几倍的精力。 无意中断句,也出现了相反的理解 最后,这套“天书”被搁置了 只有打扫的时候,王先生才会想到:“哦,家里有甘龙县志。” "

这个混乱在《校注》发布后就解决了 在新版本中,文字被简化和注释,这样市民可以很容易地阅读原来的县志。只有到那时,他们才能知道战车是“一种可以驾驶的轻型车辆”。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知道“谢”不仅有“感激”的意思,而且还有汉武帝刘秀的“父城迟义晚节”的意思,即“向他人道歉”

失踪是现存古籍中常见的现象。 例如,如果从国家图书馆搜索文章《遂宁县志》 《遂宁县志校注》“杨明明”,则只找到阳明的名字,并且以下字符的介绍全部为空白色 宋国祥在修订和完成遂宁谭华的生平之前,查阅了甘龙、光绪和民国《康熙遂宁县志》的版本。

纠正错误甚至更难 绥宁龚雪是宋杨甫的第一篇演讲稿,创作于贞元之初。它代代相传。在民国十八年(《人物列传》年)的这篇校文中,进一步记载了“遂宁县立校,唐振源始,知县乔林创建于该县南部” “

但事实并非如此 宋易蓉注意到康熙版的这本书时,遵循严谨的学术精神,回顾了省长乔林的一生。 然而,他发现贞元始于公元785年,而裘琳已于公元784年被杀 根据乔林的政治生涯,遂宁书院建于年,当时他是随州知府,推动了遂宁书院20多年的历史。 这个被误解了近一千年的说法,在《遂宁县志》中得到正确的解释。

“ 《遂宁县志》 是一部严谨的系统的研究我市历史文化的专着,是目前我市历史文化研究的最大成果,是我市历史文化研究的一个里程碑,对地方历史文化的研究,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遂宁文化名人漆丰评价道。据悉,该书的出版,不仅填补了地方文史空白,对于弘扬遂宁地方文化,梳理遂宁历史文化研究,传承遂宁文脉,以及对遂宁历史名人的研究都有极大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