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桥资讯网

夏日揭开普罗旺斯迷样面纱,体味别样风情

在夏天下,揭开普罗旺斯的扇状面纱,欣赏一下不同的风格

新闻来源:搜狐发布日期: 2007/12/28 12:40:00

普罗旺斯位于法国南部。自诞生之日起,它就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守着她的秘密。在英国人彼得迈尔(Peter Meyer)到来之前,普罗旺斯独特生活方式的面纱已逐渐揭开。用梅耶的笔来说,“普罗旺斯”不再是简单的地名,而是代表一种简单,无忧,轻松和懒惰的生活方式,一种屈辱,看着鲜花在庭上绽放;悠闲的天空乌云密布。如果旅行是要摆脱生活的尴尬,普罗旺斯会让您忘记一切。

永远的普罗旺斯

整个普罗旺斯地区因其巨大的变化而具有非同寻常的魅力-天气多云,风温暖,风寒,寒风狂,地形起伏,平原辽阔,山峰陡峭,寂寞的峡谷,荒凉的城堡在这片法国土地上,茫茫的山脉和热闹的城市都出现了。从七月到八月,薰衣草在风中绽放,丰富的色彩装饰着绿色的山谷。略带辛辣的芬芳与芬芳的草丛交织在一起,草丛交织成法国南部最令人难忘的氛围。

该地区有很多活动,从2月的蒙顿柠檬节到7月至8月的Yavenon节。欧洪基的歌剧节到八月在普罗旺斯山脉的薰衣草节上,呼应这座山区城市不受限制的年代。这种自由的色彩混淆了艺术家的创作灵感,包括塞尚,梵高,莫奈,毕加索,夏加尔和其他人,这些都处于普罗旺斯艺术生活的新阶段。蔚蓝海岸的享乐主义也吸引了美国作家。杰罗(Zjerro),英国作家DH劳伦斯(DH Lawrence),法国作家赫x黎(Huxley),尼采(Nietzsche)等人都来朝圣,当然还有彼得梅耶(Peter Mayer)以《山居岁月》将普罗旺斯推向了顶峰。普罗旺斯的浪漫色彩,无尽的艺术也吸引了我们的到来。

阿维尼翁教皇城堡

阿维尼翁是普罗旺斯最热闹的城市。自中世纪以来,教皇就一直居住在阿维尼翁,阿维尼翁,俗语为“河流之城”或“多风之城”,它坐落在普罗旺斯河罗纳河岸的高坡上,从周围突出平原和低谷,一年四季都刮风。对于商人和军事战略家来说,这种地形一直是司空见惯的地方,因此这里留下了许多罗马遗址。

我们在一个夏天的晚上到达阿维尼翁。从阿维尼翁火车站(Avignon Railway Station)出发,在一百步之遥处是一个古朴的喷泉,然后在市中心,一对恋人在水中嬉戏。一切自然都在他们颤抖的肩膀上平和。晚上六点或七点的晚上非常紧张,仿佛夕阳下的色彩一样,整个小镇都很平静。穿过两侧的鲜绿色的夏天梧桐,我穿过了树荫下的巴洛克式建筑。

马路两旁有两个露天咖啡馆。古老的窗台上堆满了盆栽的绿色植物。在金色的阳光下,这个小城市站在古老的城市之巅,巴黎万国宫(Palais des Papes),从世界的高度看待它。在中世纪(1309_1377),由于派系斗争,教皇克莱门姆五世离开罗马。选定的阿维尼翁就驻扎在该地区。在此期间,他经历了七次教皇。教皇将前主教的住所改为罗马教皇,内部装饰豪华。这座城堡由宏伟的城市塔楼守护着,并设有重型部队驻扎,这是宫殿的风格。

一年一度的戏剧艺术节从每年夏天的7月的第一个星期六到最后一个星期六。节日期间,没有多少大牌明星可以参观。这更像是整个人民的舞台。所有的戏剧和音乐爱好者只能做一次。它也已经成为戏剧新秀出现的地方。每年的这个时候,欧洲许多大中型剧院的经纪人也将参与其中。因此,我们今晚见过的街头艺人可能是几年来的着名明星!

漫游薰衣草世界

薰衣草,这朵花是紫色的花,“等待着爱”,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着迷。普罗旺斯自助旅行社(Provence Self-Service Travel Agency)的帕斯卡(Pascal)先生驾驶他的丰田汽车带我们穿越山脉,越过MontVentoux的白色石灰石,穿过一个金色的大向日葵园,最后停在紫色的蒸腾土地上。

薰衣草之都,薰衣草非常美丽。如此郁郁葱葱的薰衣草田,在高低的花园中绽放出纯紫色,在夏日的风中开启浪漫的象征,就像最安静的思想,最甜美的惆怅,仿佛躲在深深的亲人中。握住手的温暖和悲伤的感觉。将收获的干草卷碾成橡木桶,其中三个在田间干燥,黄色非常简单。黄色和紫色是如此舒展,空气,头发和皮肤都充满了薰衣草味。

先生。帕斯卡(Pascal)在柏树林为我们摆了一张野餐桌。野餐是如此丰富,包括中式和西式菜肴,鲜榨果汁,面包,奶酪,水果,酒精,甚至还有甜点!太阳从柏树的叶子上散发出淡淡的金色,风柔和,鸟儿在旋转,眼睛是纯紫色的,呼吸是甜美而呼吸的-所谓的幸福,却如此。

更多的海外旅行签证酒店机票请到新浪微博:

http://wap.sxziqia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