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桥资讯网

华东终止收购佐力,16倍PE的医药大白马现在处于什么位置?

作者|桃园刘华强

数据支持|歌赋大数据

2019年10月21日,华东制药()。深圳)宣布,公司打算终止收购佐利克制药()的相应股份。深圳)

2019年5月26日,华东制药宣布公司计划以不超过10.6亿元的溢价收购佐利克制药不超过18.6%的股权,并在完成后成为佐利克制药的实际控制人。 佐利克的核心产品是独家中药,如乌灵胶囊和百令片。对于销售强劲、品种较少的华东地区来说,此次收购在理论上具有很好的协同效应。

但也许是因为这是一笔溢价收购,当天华东股市大幅下跌,佐利克上涨。在今天的收购结束后,佐利克大幅下跌,但华东的表现依然平平。

1

华东医药是制药行业典型的大白马。2009年至2018年的10年间,公司收入从78亿增加到307亿,复合增长率约为15%,母公司净利润从3.8亿增加到22.7亿,复合增长率约为20%

如上图所示,在拥抱确定性的投资风格下,创新药物及相关产业链、医疗服务、医疗器械等大部分领域估值极高,而仿制药、中药等领域似乎被市场抛弃。

2

华东制药也是制药行业典型的“集体股票”。

在核心资产总是50倍市盈率的环境中,像华东这样的白马股票只有16倍市盈率。市场错了吗?

市场是对的,因为过去两年的政策环境确实不利于像华东这样的公司。

过期专利药和仿制药大量购买,疗效无优势的中药和辅助药物使用有限,难以恢复。华东地区的利润主要来自阿卡波糖等仿制药和百令胶囊等中药品种。

众所周知,流通行业的利润率很低,而华东地区的医药流通业务规模不是很大,所以公司的利润主要来自华东和中国子公司的医药产品 2018年,公司实现毛利89亿英镑,其中工业产品贡献超过70亿英镑。

如上图所示,华东工业产品的核心是阿卡波糖(学名药,采集压力);百令胶囊(中药,有限压力);泮托拉唑(非专利药物,收集压力);三种免疫抑制剂(非专利药物,积聚压力)

此外,该公司阿卡波糖、泮托拉唑和几种免疫抑制剂的市场份额并不低,后续的采集风险确实不小。研发管道本身缺乏创意和速度,扼杀估值应该是理所当然的。

因此,华东已从许多卖家分析师的推荐名单中消失,研究论文数量也大幅减少。

3

在华东寻找不良认知

邱国禄曾在《投资中最简单的事》中提到一个“表亲指标”的例子:“我的第一个老板曾经半开玩笑地说他有一个最好的计时指标,那就是他的远房表亲。他平时联系不多,但每当市场热的时候,我表哥就会打电话问他对股票市场的看法。这通常是市场接近顶部的信号,老板称之为“表亲指标”。" “

也许市场对批量采购的理解正接近类似的情况。任何非医学研究者也知道创新和集中采购。 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制药行业的市场形势,作为创新药物、新目标和免疫接种的服务票。谈到仿制药,它意味着收集药物和降低价格,甚至在提到仿制药时脸色变得苍白。

当然,正如第二部分所提到的,这种态度至少比一年前要正确得多,当时人们理解“集中采购和降价只包括销售费用” 但是正如“科学总是从对到错”,股票研究也有类似的特点。 市场对批量采购有相对正确的认识,但仍有许多突出的问题。

1)是否会收集所有过期的专利药物?

集中采购具有一定的计划经济色彩,即只有经过充分的市场教育和成熟剂量的药品才能满足集中采购的条件。对于产品销售尚未成熟的品种,企业如何选择和实施后续政策仍然非常重要。

2)各种药物的收集速度有多快?

按照目前的进度,预计第二批集中采购将在今年年底至明年年初进行。将来,一旦某批产品通过一致性评估,就可以进行集中采购谈判。

对应于制药公司风险释放的节奏 这将对相关上市公司的中期业绩产生很大影响,也就是说,在仿制药公司估值不太可能赚钱的情况下,一些仿制药公司的业绩可能会继续超出预期。

以华东地区为例,阿卡波糖的集中采集基本得到保证,但泮托拉唑和几种免疫抑制剂的符合性评价、市场格局和市场成熟度的进展还没有得到充分探索。

3)转型公司资本支出的力度、方向和效率

华东公司近年来的资本支出主要集中在医疗美容和新药采购方面。相关行业的繁荣、公司的投资和管理能力以及业绩发布的速度是下一个核心变量。

总之,仿制药收集和降价是大势所趋。然而,市场一方面粗暴地扼杀仿制药,另一方面,它也是一个创造超额利润的机会。 毕竟,我们赚的大部分是认知钱,认知实际上是在进步和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