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桥资讯网

穆勒首就“通俄门”调查作证重申未给特朗普脱罪

据综合报道,当地时间24日,前美国特别检察官米勒(mueller)在两个众议院委员会作证,并回答了立法者关于“全俄罗斯之门”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的调查问题。 穆勒说,正如特朗普所说,他的调查报告从未为对方妨碍司法公正的指控开脱。 针对司法部关于特别检察官不能起诉现任总统的裁决,穆勒明确表示,特朗普卸任后可能被控妨碍司法公正。

穆勒证实,该报告没有证明特朗普是无辜的。

穆勒24日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作证。这是自他提交“全俄罗斯”调查报告以来,他第一次受到一名议员的公开质询。花了6个多小时,整个过程都在电视上直播。

Mueller在4月中旬发布的报告(前207页是关于“俄罗斯通行证”调查)称,在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没有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或任何与之有关联的个人与俄罗斯合谋和合作。 后241页是对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的调查。 然而,穆勒警官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得出结论。相反,他描述了一些案例,并让国会和司法部继续他们的判断。

Nadler,司法委员会主席,问穆勒特朗普声称调查报告证明他没有妨碍司法公正。穆勒回答说,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这份448页的报告并没有为总统涉嫌的行为开脱。”

否认调查受阻。穆勒在听证会上没有“透露”。

当被一些成员问及穆勒的调查是否受阻时,穆勒断然拒绝。当被问及是否会在听证会上发表与报告内容不同的声明时,米勒也表示不会有新的声明或数据。 当被问及俄罗斯政府是否认为自己可以从2016年选举中的候选人选举中获益时,穆勒肯定并直言不讳地表示,候选人是特朗普。

民主党一直要求穆勒出席听证会,希望对方会在会上“揭露”,为民主党弹劾特朗普提供更实质性的证据,并给民主党更多“弹药”攻击特朗普,从而将事件推迟到2020年总统选举,以打击特朗普的连任竞选。 尽管穆勒最终同意提供证据,但他已经明确表示供词和报告之间没有区别。

民主党助手承认穆勒在联邦调查局工作了12年,甚至还当过局长。他参加了许多国会听证会,并相信他不会轻易被议员们“泄露”信息。因此,穆勒预计不会透露任何爆炸性的新信息。 然而,民主党成员斯威尔指出,绝大多数美国公民无法阅读调查报告的内容。穆勒在听证会上的讲话使市民们理解了报告的内容。

特朗普用推特轰炸穆勒和他的团队。

听证会结束后,特朗普首先也以“赢家”的身份回应。 特朗普猛烈抨击“全俄罗斯”调查制造的“虚假云”,并声称“这种荒谬的恶作剧和政治迫害简直是不合理的”

特朗普离开白宫时告诉记者,“这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而且“令人尴尬,浪费时间”

尽管特朗普之前说过他“可能不看这次听证会”,但他显然关心听证会的过程。在听证会前一个多小时,特朗普发布了多达8条推文,批评穆勒和国会民主党人希望他作证。

特朗普指责民主党人“非法”捏造犯罪事实,“试图判定一位非常无辜的总统有罪”

他还一口气转发了听证会的许多片段,以支持与俄罗斯无关或妨碍司法公正的观点。 第二次听证会后,特朗普再次发布了一条全资本推文,称“事实是压倒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