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桥资讯网

2017年保定市钢铁产能全部退出

在今年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如何应对“僵尸企业”,积极推进去产能任务的实施,将成为代表们的热门话题。

焦点1:处理“僵尸企业”是否有多种任务?

在不久的将来,许多地方去年宣布处置“僵尸公司”笔录。据统计,广东省共有2 394户家庭入市,浙江处置了555家“僵尸企业”,山东撤销了125家“僵尸企业”。北京的国有企业已经退出“僵尸企业”。 “ 55户。

许多地方已经明确定义了2017年处理“僵尸公司”的任务清单。据不完全统计,在今年各省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吉林,河北,山东,浙江等至少14个地方,广东明确提出处置“僵尸企业”的提议。

其中,一些地方还列出了“僵尸企业”处置的具体目标数:浙江完成了300家“僵尸企业”的处置。北京支持对50多家“僵尸企业”进行分类和处置;山东计划完成第二批处置“僵尸企业” 124户;湖南今年要完成省级50%的“僵尸企业”清理任务。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副所长聂慧华说,今年处置“僵尸企业”的任务比较重,整体难度不容小under。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进指出,目前,国内钢铁行业正在扭亏为盈,煤炭行业有利可图,有必要防止部分地方政府和企业松懈。各部门要加强监督,确保任务完成。

焦点2:如何定义“僵尸公司”?

工业和信息化部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所谓的“僵尸企业”是指停产,半停产,亏损多年,资不抵债的企业。主要依靠政府补贴和银行续约来维持业务。李进认为,处置“僵尸企业”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在进步的过程中,科学筛选和准确分类非常重要。

记者的调查发现,地方政府普遍强调要根据当地情况制定具体标准。例如,山东根据连续三年亏损,失去希望,停产或半停产,不能抵消造血功能的标准来定义“僵尸企业”。

一些更为详细。例如,符合以下两个或两个以上条件的湖北法规是“僵尸企业”:生产和经营困难导致停产半年以上或半停产一年以上;高的资产负债率和连续三年或以上的亏损;主要依靠政府补贴或银行续签及时维持生产经营;长期欠款,税收,利息和欠款。

有人提出了分类政策。例如,在广东和河北,国有“僵尸企业”分为两种:停业企业和特困企业,具体列出了参考标准。

许多专家认为,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中,每个公司都有不同的情况,因此有必要对具体工作进行全面研究和判断,并动态,科学地掌握它。记者发现,为了更准确地把握“僵尸企业”的态势,一些地方一直在探索建立新的动态监控机制。广西已提议建立“僵尸企业”数据库。广东将对“僵尸企业”进行逐年滚动检查,实行动态管理。

据了解,各地普遍强调“僵尸企业”的分类和处置,整顿和整合一批,升级一批,淘汰一批。

焦点3:人们要去哪里?

处置“僵尸企业”,如何安置员工是关键环节。据统计,目前山东省共有321户被归类为“僵尸企业”的僵尸企业,涉及职工超过12万人。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负责人最近强调,有必要加快退出并制止“僵尸企业”,并保持适当安置的四个底线。记者的调查发现,对于不同类型的“僵尸企业”,各地都采用了内部安置,外部转移,解除劳动合同和支持创业精神。

以去年在山东省处置的化肥矿山小组为例,总共安置了15,000名工人。其中,约有2,000人通过谈判取消了合同,有1,500多人开始了自己的生意并退休,矿山煤炭行业竞争了7,600人。去年,辽宁省关闭了9家国有煤矿,共有移民安置。

全国人大代表金硕仁说,清理“僵尸企业”,必须保护被转移工人的权益,并要振兴人力资源。一些企业掌握的人才和技术应通过相应的渠道发挥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僵尸公司”在安置员工方面遇到困难。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研究报告,大多数企业在申请破产之前,长期以来就欠下工资和养老金,医疗等社会保险福利。破产财产不能完全支付雇员的工资和退休金。这种情况需要政府做出回应。

重点4:钱从哪里来?

负责该市数十家工业企业的武汉工业控股集团自去年以来已处理了3家“僵尸企业”,涉及1900多名员工。该小组负责人承认,处置“僵尸公司”的最大问题是“资金来自何处”。负责人说,这三家“僵尸企业”的安置资金为1.3亿元,其中还不包括该集团前五年为这三家企业借的6亿元。这些资金是集团目前的承诺。

跨越员工安置的资金缺口,正在探索各种来源。河北规定,“僵尸企业”退出过程中获得的各种财政奖励资金和资产处置收入,应当依法优先安排人员安置;有条件的浙江省,市,县(市,区)可以安排与破产有关的专项工程。资金筹措,建立多渠道筹资机制;北京对于“僵尸企业”列入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年度撤资计划,由政府和企业共同承担处置费用。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辽宁奥科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建民建议国家在以后的政策中增加财政支持。

重点5:如何防止“僵尸公司”继续“吸血”?

“僵尸公司”的主要问题之一是不断消耗财务和财务资源。地方政府在处置过程中强调“止血”。

在新中国办公室二号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表示,禁止那些失去希望并失去生存和发展前景的“僵尸企业”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目标。

河北明确规定,应当停止对“僵尸企业”的各种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政策。浙江要求各级政府“破产清算”企业停止各种财政补贴和各种形式的保护;湖北规定,停止为“僵尸公司”提供财政补贴,并停止向“僵尸公司”提供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地方在“僵尸企业”的分类和处置过程中积极推动有序进入破产程序。山东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资本运作司司长秦春玲说,在处置过程中,山东注重法院的协调推进。它邀请了济南市第六法院来公司指导“僵尸企业”破产项目的发展。四家“僵尸公司”申请破产。

去年8月,中国第一个高等法院破产审判法院(执行法庭)在广东省高等法院成立,进一步加强和改善了合法有序的破产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