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桥资讯网

全国政协委员:坚定不移去产能

在过去的几天中,在全国政协委员的讨论中,委员们一直在讨论产能的影响,重点是价格和企业效率。一种观点是,自2016年以来,由于产能不足的影响,钢铁,煤炭和其他资源产品的价格有所回升。随着“三比一,一减一补”的不断发展,新技术不断推陈出新,新需求不断出现,钢铁企业和煤炭企业的转型就可以成功。以上观点可以概括为“价格上涨的合理性”。另一种观点是,黑色资源的价格正在上涨。这只是前一时期叠加的反弹,简单的压力输出以及相关企业的补充的结果。它不同于消除落后产能的方向。即使钢铁企业和煤炭企业的利润好转,这也是不可持续的,但以后仍有很多教训需要补充,可以总结为“涨价不合理”的理论。似乎每一个原因都是合理的,但是冷静的思考,目前还远远没有评估产能的效果,因此,要对产能不足后的市场价格和企业收益做出全面的判断就更加困难了。原因之一是,减少容量是一项系统工程,仅一步之遥。根据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部署,2017年的重点任务仍然是“切实有效地减少产能,坚决淘汰不达标的落后产能,严格控制剩余产业的新增产能”。根据既定政策,未来3至5年煤炭产能将达到5亿吨,未来5年粗钢产能将达到1亿吨至1.5亿吨。另外,人员安置等辅助工作非常艰巨。正如李伊宁董事长所说,当前的结构调整尚未结束,中国经济仍在转型。第二个原因是有许多因素影响企业的价格和效率。产能不足,价格上涨和下跌以及企业的优缺点并不构成绝对的因果关系。 “三比一,一减一补”,重点领域和重点环节深化改革,科技创新能力提升,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加强等,生产能力不影响开发新市场,不影响技术创新,也不影响企业环境技术升级。如果完成所有这些任务,则有望在减少产能的同时保持有效增长。例如,从2016年至今,太钢集团已基本实现了侧产能,在创新和开发圆珠笔的同时促进了企业的快速周转。第三个原因是,从长远来看,无能为力是使用“有形的手”来弥补“无形的手”的无形,盲目和自发的缺陷。将来,随着产能减少的进程发展,市场秩序和功能将更加健康,而收益仍将取决于企业本身。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利润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周期性,货币因素,国际市场变化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既不是短期的价格波动,也不是企业的利弊,而是中途退出。放弃最初的意图能力,或者短期的“成绩单”看起来不错,他们放弃长期的利益。可以想象,只要完成产能和相关配套工作,市场经济必然会更加稳定,有序,健康,对未来企业效益和产品价格的争议自然会消失。

毫秒后操作超时,收到-1个字节中的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