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桥资讯网

工具行业:加快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步伐

美国金融危机导致了国际经济形势的动荡和变化。在这一轮国际经济动荡中,中国长期外向型经济结构引发的问题暴露无遗。 就工具行业而言,粗放的、消耗资源的管理目前仍占主导地位。 2007年,中国消耗了80,000吨高速钢和16,500吨硬质合金,两者都占全球总量的15%。 然而,刀具在中国的销售仅占全球总量的15%。 这组数据充分反映了行业的广泛发展和资源的严重浪费。 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迫在眉睫。

2007年,中国有500万台机床,远远超过其他发达国家,包括60万台数控机床。 在发达国家,使用高效切削工具开发数字化制造技术已成为共识。 发达国家刀具的年消耗量约为机床消耗量的50%。 然而,在中国,刀具的消费仅为机床的20%,这表明廉价低效的传统刀具仍然是中国刀具消费的主流,机床的功能远未发挥出来,制造业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潜力很大,这也是中国刀具行业可以利用的地方。

我国刀具行业面临的现状是,发展中仍存在一些突出的矛盾和问题需要解决。然而,在国内制造业强劲需求的驱动下,国内工具市场仍然具有巨大的潜力和良好的发展前景。 因此,工具行业的长远发展思路是加快结构调整,解决突出矛盾,满足市场需求。

根据这一思路,我对工具行业大多数企业在结构调整中的战略选择和战术安排提出了三点建议。

1.以现代高效刀具作为战略主攻方向现代制造业的发展中,提高加工质量和效率是永恒的追求。现代高效刀具就是为这种需求服务的“高精度、高效率、高可靠性和专用化”的刀具。国内有条件的工具企业,都要把发展现代高效刀具作为战略主攻方向。在现代高效刀具中,硬质合金刀具是主力,也包括正在发展中的超硬刀具和特定领域的高速钢刀具。我国有一个正在不断发展壮大的制造业,如汽车制造、发电设备、航空航天、轨道交通、大型精密模具、重型通用机械、船舶制造、兵器工业等,都在以强劲的势头向前发展,为工具工业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国内市场。虽然我国制造业也会因为金融危机的影响,近期内增长速度会有所放缓。如2008年下半年我国刀具市场已出现了需求下降迹象,但下降较大的主要是出口企业外销受阻,国内市场下滑较大的是低端产品,对高效刀具的需求尚无明显变化。虽然这种由外部影响造成的困难,在一段时期内会导致我们的发展增速放慢。但工具企业若能利用这段时机,抓紧结构调整,挺过这一关,从中长期看,内需的前景良好。比如,在我国能源结构调整中,风电机组发展加速,2007年就翻了一番,增加了近30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并且2015年前都将保持这个速度,以后发展还会更快。 目前,国内风力发电机的主要产品单功率为600千瓦。 从发展趋势来看,发达国家普遍采用1000千瓦以上的机组,2000-5000千瓦机组也已投入商业运行。 因此,中国风电行业既面临需求快速增长的挑战,也面临大型机组复杂制造技术的挑战。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对高效刀具的迫切需求。 因此,我认为现代高效切割工具的发展必须以战略为导向,而不应优柔寡断和拖延战斗机。 中国已经有一批领先的工具企业,探索了许多值得借鉴的有益经验。 方法上,从替代进口开始,模仿与创新相结合,逐步扩大成果,走自主创新之路,在不断夯实基础的过程中,循序渐进。

需要强调的是,现代高效刀具的核心价值是帮助制造业提高质量和效率,从而增强竞争力。 提高制造业服务水平的核心已经被移除,现代高效刀具被错误地理解为用硬质合金或更好的材料代替刀具材料。如果不在“三所中学和一所特殊学校”中努力,肯定不能继续生产同样的东西

2。不要放弃传统高速钢标准刀具市场随着现代高效刀具的发展,西方发达国家传统高速钢标准刀具的使用率已经下降到25% ~ 30% 在我国,传统刀具的生产比例占60%(不包括出口的低档家用刀具),使用比例下降到50%以下 然而,高效切削工具的供应短缺,其中大部分是通过进口解决的。

在世界范围内,虽然传统刀具在制造业中的比重逐渐下降,但在中国仍有相当大的市场和一定的需求。 然而,我国主要刀具企业生产的标准刀具质量已经达到国际标准,性价比远远高于国外同行。 因此,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国内和国际市场仍有改进的余地。 然而,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对传统刀具的总体需求正在下降。 因此,应严格控制总量,丰富品种,提高质量,加强服务,使其性能水平逐步向现代高效刀具靠拢。 这一步很好。它不仅可以保持国内市场份额,而且有机会进入国际制造业的低端市场。 但是,在海外市场的发展中,我们应该借鉴家用刀具的出口,摆脱跨国公司的控制,努力打造自己的品牌,自主发展,面向用户,加强服务。 我们注意到,在国际舞台上,“第二广场”的一些日韩工具企业正在用高质量的标准工具开拓海外市场。首先,他们以优异的性价比进入欧洲和美国的中低端市场。随着实力的增长,他们逐渐向高端靠拢。 这种渐进的方法是成功的,值得学习。

3.减少低级家用切割工具的生产。近年来,这种刀具生产规模的恶性扩大可以说是在国家出口导向政策的保护下形成的怪胎。 应该指出的是,低档刀具大量盲目出口,这与纺织品、玩具和民用电器等大宗商品的出口性质不同。 后者是从发达国家承接产业转移,涉及中国数千万人的就业。对内对外都是双赢的局面。 然而,低档刀具的出口与此完全不同。低档刀具的数量大大超过实际需求。超低价格助长了进口国的浪费性消费。它只涉及中国的5万到6万人,基本上无利可图。然而,对国家资源和产业发展的损害非常严重。 因此,这一领域的企业家应该认识到优势和劣势,并有意识地改造自己。 建议国家加强政策引导,有效纠正低档刀具的异常发展,减少其对市场的干扰和损害,确保中国刀具产业的平稳升级和转型。